汉朝与罗马英文维基上的汉帝国与罗马帝国

100

英文維基上的漢帝國與羅馬帝國漢朝與羅馬位於歐亞大陸兩端托勒密繪製的世界地圖, 最右邊一大片便是傳說中的塞西里亞帝國(漢朝)特使甘英 中國人想像中的大秦人,收錄在明朝人王圻所著 的類書《三才圖會》97 年(永元九年) ,漢朝名將班超派遣 特使甘英出使大秦。甘英經塔里木盆地一直走到安息國併到 達波斯灣。但由於安息國害怕漢朝直接開通了與大秦的商路 會損害其壟斷利益,於是沒有向甘英提供更直接的經敘利亞 的陸路,而是備陳渡海的艱難,又以傳說渲染海上航行的恐 怖,謂甘英曰:「海水廣大,往來者逢善風三月乃得度,若遇 遲風,亦有二歲者,故入海人皆齎三歲糧。海中善使人思土 戀慕, 數有死亡者。 」使甘英相信了渡海的艱難, 止步於安息, 沒有到達羅馬。後來,班超返回漢朝,並向世人講述了他在 西方國家的所見所聞。[15]儘管甘英並沒有成功到達羅馬, 但他也曾向世人介紹了他所了解到的羅馬概況:「 大秦國, 一名犁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國。地方數千里漢朝與羅馬,有四百餘 城。小國役屬者數十。以石爲城郭。列置郵亭,皆堊塈之。 有松柏諸木百草。人俗力田作,多種樹蠶桑。皆髡頭而衣文 繡,乘輜軿白蓋小車,出入擊鼓,建旌旗幡幟。 」—後漢書「 所居城邑,周圜百餘里。

「我對這些不感興趣,我只關心我贏來的賭金能不能到位!」陸夢麟聳了聳肩膀,毫不在乎的說道。李青將連忙點頭道:「你放心!這筆錢一定會落到你的手上!這也代表我們的一點補償。而且我還希望你能跟國家相關部門繼續合作,和鐵獅合作,共同打擊祕藥集團。」「打擊祕藥集團?我好像沒有這個義務吧?」陸夢麟冷笑道。

城中有五宮,相去各十 里。宮室皆以水精爲柱,食器亦然。其王日游一宮,聽事五 日而後遍。常使一人持囊隨王車,人有言事者,即以書投囊 中,王室宮發省,理其枉直。各有官曹文書。置三十六將, 皆會議國事。其王無有常人。皆簡立賢者。國中災異及風雨 不時,輒廢而更立,受放者甘黜不怨。其人民皆長大平正, 有類中國,故謂之大秦。 」—後漢書「 土多金銀奇寶,有夜光璧、明月珠、駭雞犀、珊 瑚、虎魄、琉璃、琅玕、朱丹、青碧。刺金縷繡,織成金縷 罽、雜色綾。作黃金塗、火浣市。又有細布,或言水羊毳, 野蠶繭所作也。合會諸香,煎其汁以爲蘇合。凡外國諸珍異 皆出焉。 」—後漢書一些史學家認爲班超自己到達過裏海,但是這種說 法並未被大多數人所承認,很多人認爲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編輯] 旅行家梅斯梅斯·提提阿努斯最遠到達過塔什庫爾。塔什庫爾又稱石塔, 是漢朝的邊界。 梅斯·提提阿努斯是一位古希臘的旅行家, [18] 他曾經從地中海穿越絲綢之路到達漢朝的邊界。公元前二世 紀早期,[19]梅斯趁著羅馬帝國與安息國之間的戰爭平息下來,帶領這自己的商隊穿過絲綢之路抵達石塔。有考古學家 分析稱,石塔便是現今帕米爾高原的塔什庫爾干。

[20]另一 種說法則稱梅斯是在公元前一世紀晚期帶領商隊穿越絲綢 之路,抵達石塔的。[21][編輯] 首位羅馬使者托勒密所繪的世界地圖,這張地圖顯示了相對於羅馬帝國, 中國位於世界的極右邊。地中海沿岸國家早在公元前一世紀 就與印度建立了貿易航線。在古希臘航海家發現季風可以辨 別方向後,商隊便開闢了地中海至印度的海上航線,這條海 上航線位於 印度洋。考古學家在印度海岸線上挖掘出大量 的羅馬錢幣證明了羅馬與印度之間存在貿易往來。爲了更好 的與羅馬帝國進行貿易活動,人們在印度和斯里蘭卡建立了 許多通商口岸。根據最早的記錄,在 166 年(延熹九年) , 羅馬帝國派遣出第一批特使抵達漢朝。這些使者到達漢朝後 以羅馬帝國國王安敦的名義向漢朝皇帝漢桓帝進獻了禮物。 (由於安敦寧·畢尤死於 161 年(延熹四年) ,他死後由馬爾 庫斯·奧列里烏斯繼承王位, 使者們不知道該用哪個國王的名 義參拜漢朝皇帝,所以便稱羅馬國王爲安敦。 )羅馬的使者 從濟南北部出海,通過海路,抵達越南的東京,並在東南亞 採購了犀牛角、象牙、玳瑁等奢侈品。漢朝也從羅馬使者手 中得到了有關天文學的書籍。雖然羅馬帝國早已知道漢朝位 於歐亞大陸的另一端,但是,從托勒密所繪的世界地圖上來看,羅馬對於漢朝的具體位置並不是十分清楚。

擦乾了眼淚,「我絕對不會讓兇手這麼逍遙法外!哪怕他是黃金聖鬥士!哪怕他是……」「不,瞬,師父留給你的不是仇恨。」珍妮輕輕搖了搖頭,「師父讓你千萬不要爲他報仇——冤冤相報、被仇恨蒙蔽雙眼,是他死也不會教給你的謬誤。師傅還說……」瞬站身起來,搖搖晃晃地來到了冰封的亞魯比奧尼面前,重重跪倒在地,流著淚頓首。

在地圖上, 漢朝的領土實際上是在東南亞。這表明了托勒密知道漢朝在 歐亞大陸的最東端,但是並不清楚漢朝的具體位置。托勒密 世界地圖中的亞洲,恆河的海灣在左側,東南亞在中間,漢 朝則在右端。[編輯] 其他羅馬使者首位使者抵達漢朝後,羅 馬帝國可能又派出了其他的使者出訪漢朝,但是沒有任何記 錄能證實這一點。直到公元三世紀,有記載稱中國北方的魏 國皇帝魏明帝接見了來自羅馬帝國的使者。羅馬使者給魏明 帝送上了包括玻璃製品在內的許多禮物。如果此記錄屬實, 根據羅馬使者抵達魏國的時間推算,這些使者是由羅馬國王 亞歷山大·塞維魯在平息內亂後派遣的。另一記錄稱,在 284 年(太康五年) ,有羅馬使者向晉朝進獻禮物。這可能是羅 馬皇帝卡魯斯在波斯戰爭後派遣的使者。根據中國的史冊記 載,商人福林曾在 643 年(貞觀十七年)抵達拜占庭帝國。 當時拜占庭帝國的統治者是康斯坦丁二世。[22]也 有記載稱,在 667 年(乾封元年) 、701 年(大足元年)和 719 年(開元七年) ,均有中國人通過中亞抵達羅馬帝國。 [23][編輯] 假設軍事接觸帕提亞國王奧羅德斯二世( II of )將卡雷戰 役中的羅馬俘虜送到馬爾吉安那,但這些俘虜後來下落不明。

聽完鐵安的話後,姜雲心中快速的轉著念頭道:「所以前輩就決定以身赴死,拖住他們所有人,讓我和如男趁機逃走,是不是?」鐵安沉聲道:「不錯!」姜雲忽然又道:「前輩,實不相瞞,血脈珠我雖然本已經買下了,但是最後關頭卻被許不修橫插一腳,我也就故意放棄。」「如今那血脈珠,並不在我和如男的身上,而是應該在許恆的身上!」

歷史學家霍默·H·達布斯(Homer H. Dubs)推測,被送到帕提亞東部邊境地區的羅馬俘虜可能曾與漢族士兵發生過沖 突。[24]公元前 54 年(五鳳四年)漢朝與羅馬,在卡雷戰役( of )戰敗後,估計爲數約 名的羅名俘虜被帕提 亞流放至馬爾吉安那() ,成爲前線作戰士卒。大 約 18 年後,匈奴的郅支單于於塔拉斯河附近建城(現今塔 拉茲附近) 。 基於這兩點, 達布斯引用了班固 《漢書》 所載「明 日,前至郅支城都賴水上,離城三里,止營傅陳。望見單于 城上立五采幡幟, 數百人披甲乘城, 又出百餘騎往來馳城下, 步兵百餘人夾門魚鱗陳,講習用兵。」[25]他認爲文中的「魚鱗 陣」可能是指羅馬軍隊作戰時的「龜甲陣」 ( ) , 而這些被中國俘虜的士兵後來於永昌縣的驪軒村定居下來。 [26]但是,達布斯的假設並未爲現代學者所接受。目前,沒 有任何證據能證明這些人是羅馬人,[27]而在測試驪靬村附 近男性居民的 DNA 後,其結果亦不支持這假設。[28]而且, 張掖郡驪靬縣的建置年代也早於郅支城之戰,因此驪靬縣不 會因羅馬戰俘而得名。

蘇浩辰好笑地看著她,把她還沒有碰到頭頂的手截了下來,「打算去哪。」她有些苦惱的皺著眉頭,她本來是想出去和茜茜逛逛街,吃吃好吃的然後回學校準備畢業作品的。但是蘇浩辰千里迢迢趕過來給自己慶祝生日,自己總不能怠慢了他吧。「喲,慕大美女這是有約了啊。」